齊光

好好学习

PL/Priest/楚留香

古今中外,四海之内皆…墙头!

好奇心足以接受所有新奇事儿XD

【过门】重逢

  窦寻说话的时候,带起一层薄薄的白汽,而他站在冬天里,就像一副缺红少绿的白描,好看是好看的,只是眼神带刀,舌尖含刃,是一团优美肃杀的人形凶器,徐西临险些要被他刺伤了眼,只得模棱两可地敷衍说:“说不准,看看有没有别的事吧。” 
  窦寻再没有话说了,沉默地站在原地,看着徐西临客客气气地再次道别离开。
  “回头看我一眼行吗?”他心里默默地想,“你回头看我一眼,现在让我爬到楼顶跳下来都行。”
-
  这次意外的重逢,多少让徐西临有些猝不及防。
  在这细雪徐徐的时节里,匆忙回家的人们被堵在路上,而他在人群中,虽不落寞却没带着回家的渴望与幽微的轻松——像寻常鸣着笛,焦急回家的一条道路上的人们。
  芸芸众生,千姿百态。
  他无可牵挂,唯一等着他回家的,是互相消遣,要和他玩“你扔我捡”游戏的灰鹦鹉,虽然一只鹦鹉会时时出言不逊,把勾破“爸爸”毛线衫作为消遣,好在能陪伴自己剩下的年岁。
  徐西临合上车门,正准备合上车窗的那刻,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窦寻。
  窦寻仍站在原地,白色的雪花轻轻踩在他深灰色大衣上,留下了几朵可爱的脚印,还残留着潮湿的微弱气息。窦寻安静地注视着一个方向,透过徐西临来不及关上的副驾驶边的车窗,透过无数静悄悄飘零的雪花。
  徐西临无意间侧过身看窦寻的那一刹,窦寻的眼珠微微一动,像是冻结了的湖面,突然开了一条狭长的裂缝。
  他们在茫茫雪花里突然对视。
  他不由心中一动,雪突然大了起来,声势较之前大,却仍是轻易被忽视了。
  徐西临回过头想了想,拿起身侧的雨伞,打开车门,绕过车头,走向窦寻。
  “怎么不撑伞?还是说你要站在这当个雪人?”徐西临呵气时带出一团薄薄白汽,在风中又逐渐消失。
  他撑开伞,撑在两人头顶,握着伞柄的手指微微发红,像是风吹凉的。
  窦寻没有接他的话,徐西临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与暧昧,心里想把伞递给窦寻,然后开车跑了……
  雪花一屁股坐在伞上,发出轻微的声音,然后毫无牵挂地随风扬去,滑下伞,降落在仍无积雪的道路上,发出啪的一声。
  那一瞬间,有什么东西融化了。
  他抬头看见,窦寻的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泛红,眼中燃烧着热烈与他有点承受不来的感情,重于千钧。
  心湖沉静到心海澎湃就那一瞬,一片雪花搅动一面湖水。
  徐西临腾出手环住了窦寻,右手迟钝了一秒,突然放弃了挣扎,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,拍得一手潮湿,却仍是不舍得放开了。
  明明在车里问不出口的问题,突然腾上了心口,像假装在睡眠中沉寂的火山突然醒了过来,想要一口气儿全部喷发出来,可是要怎么问呢?这被盖上黑布的十年,叫他怎么忍心揭开来看看,无论如何,都觉得鲜血淋漓。他咬咬牙,还是忍住了。
  暮色四合,夜灯纷纷点起,雪花落在相拥的两人肩上难舍难分,一旁的雨伞在微风里微微颤动。
  窦寻盯着徐西临发红的耳垂看了好久,用力抱住了他。
  时光悠悠,我很想你。

 

本来想写一个“拍后背式拥抱”,文笔拙劣,理解也不够到位,请诸君哂纳XD。文责皆在我,与人物无关。

加粗部分是原著第一章内容。

达成“窦寻这个楼没跳成第二种可能”

评论(4)
热度(30)
©齊光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