齊光

好好学习

PL/Priest/楚留香

古今中外,四海之内皆…墙头!

好奇心足以接受所有新奇事儿XD

【脱身】兄弟怡怡

“我不得不承认,你跟我们这样的芸芸众生真的不一样,你对社会的价值,真的是太大了。”

  “二哥,我不认可‘芸芸众生’这个说法。在我的世界里,每一个人都是铀原子,他遇见了中子的撞击,会产生核裂变,爆发出巨大的能量。沉默的人之所以沉默,是因为他没有遇到中子撞击最合适的反应条件。”

  当我在台北演讲时,我想起了礼杰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这番话。我曾经不以为然,因为我从小狗嫌猫不待见,呵。在父母邻里眼中,你最有出息,大物理专家,名声远扬。而我与你长得一模一样,却没有你这样的才华。

  然而那一刻,我明白了,你我都不是“芸芸众生”,你我都在这里时代的漩涡中拼命发光、发热。

  我替你来到台北,是因为我比你更能够适应这里,我能够替你挡去伪善的眼神,替你挡走无端的迫害。你的理想,该付诸你热爱的土地,该付诸你热爱的社会苍生。你更应该待在故乡,或者北平,去接近你的梦想。

  我很有用,以一己之身为“归省计划”划下了完美句点。你和家人都该为我骄傲,不必为我担心、悲伤。

  我没有后悔替代你,没有后悔背离家乡,因为我的心在接近故乡。多少年来,我终于能够告诉父母,告诉你,我可以,我遇见了中子撞击最合适的反应条件,我燃烧了,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。

  小箱子的三叔叔呀,要替我好好给他讲讲故事,告诉他,他的父亲永远爱他。

-

  当我醒来,我听见窗外大树上的鸟鸣声,鸟儿扑哧越过天空,滑出了我的视野,心里没来由的很失落。

  我清醒地明白,我不在台北,而在故乡里做了一场悲伤的梦。

  我坐起身来,心犹在扑通扑通地跳动。

  我听到敲门声,后来我抬头看见模模糊糊的一抹影子,我知道,是二嫂。她递给了我一副以前并不属于我的黑框眼镜,我轻轻抚摸过眼镜的轮廓,戴上了,不再摘下。

  “礼杰,你二哥他……”

  “我明白。”

  你要为我承担这个时代里我本该遭遇的不幸,你是想告诉我,我的方向坚定不移地在北方。我明白,我会带着你的祝福去那里,我要恢复我的物理工作,我要在和平的蓝天下,与你在路口,再次重逢。

  在此之前,每一个你落单的小故事,我都会寄给故乡的小宝宝,告诉他,父亲的臂弯有多温暖。

评论(2)
热度(23)
©齊光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