齊光

好好学习

PL/Priest/楚留香

古今中外,四海之内皆…墙头!

好奇心足以接受所有新奇事儿XD

小崽儿,无缘见你终成遗憾。喵星有数不尽的小鱼干儿,还有可以晒肚皮的温暖阳光,那里四季如春,地球的两脚兽祝你好。

云萝

机遇,与懦弱、懈惰无缘。

沙汀《困兽记》七:“当人置身于某种机遇,纵是谈到不幸,也不会悲伤的。”

正是没有懦弱和懈惰,面临机遇,才不会感到悲伤。

条件一开始就是锁定的,以此快乐的人或许必须拥有这样的品格。

回家的路上,想起了《过门》。
是过往的车流,不甚明亮的路灯,耳机里的《飞光》,一瞬的脆弱与坚持下去的勇气。

月食的祝愿

今晚看到月食了,有些朦胧,难以拍出,但记心中,如同对今后的期许。
祝“汉语言文学”专业录取,祝大学离家近些。第四或第十二志愿录取。感谢月食。

“我们都需要自渡。”

太对了……有些类似cp,大噶都说是互相救赎,或者一方救赎一方,说的都有道理。

但我觉得,别人肯拉你一把,你不肯上去那该如何?所有美好的基础是,你有脱离苦海的强烈渴望,而正好有人耐下心拉你上去。

我记得曾经有个人,深陷困顿,一心求死。
他看见曙晨,就那一刹,麻木无望的他,就是活过来了。
就算日后再没有光明,就算他再也没有机会回来,就算他忘记一切。

他还是自我救赎了。

可怜可爱之余,我仍敬佩他的勇敢与坚韧。

“你可知这百年,爱人只能陪半途。”太合适了,适合所有类似的羁绊。

吵醒窦寻的偶然性与必然性

偶尔晚归的徐西临,回家后没开灯,怕吵醒一醒来就要叽叽喳喳的“儿子”,然后吵醒他最不想打扰的人。一方面徐西临不愿意吵醒他,毕竟有个棒槌当年一天之内吵醒他两次,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。二来也是他总想看看入睡的窦寻先生安静无害的样子,轻轻摸一摸他柔软的头发。他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体验,他像一只偷腥的猫,隐约有些隐秘的愉快。
徐西临轻手轻脚地在玄关换鞋,一回头就撞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窦寻,窦寻像是某种精密仪器,总能瞬间感应到徐西临的存在。不过毕竟大晚上的,徐西临怀疑窦寻此时是梦游的状态。
他悄悄戳了戳窦寻的头发,窦寻果然没反应。徐西临刚想大胆地揉揉窦寻的头,突然双腿腾空,重心不稳。
“窦寻你干什么?我的拖鞋...

他是眼中人

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,现在仍觉认同。我想大概也可以用在这个方面:

我眼中的“你”和“你”不是同一个“你”。创作者往往更了解他笔下的人物,更有权利去诠释这个人物。但是一旦读者了解这个角色以后,产生了自己的解读,那么这个人物就有了不同读者的不同认识,甚至不同于创作者。

这个人物腾空出世,脱离了一切束缚,每个人都可以对他有不同的认识。挑剔的读者开始不喜欢某些创作者的塑造,认为有ooc的嫌疑。

但是那又如何?只能说明这个角色已经活在我们心里。

在我这里,乔智才如是,神毓逍遥如是,往后还有更多人物。

但这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别人理解的甚至塑造者理解的与我理解的如果不是一个人的话,那就各行其道,不必...

【过门】重逢

  窦寻说话的时候,带起一层薄薄的白汽,而他站在冬天里,就像一副缺红少绿的白描,好看是好看的,只是眼神带刀,舌尖含刃,是一团优美肃杀的人形凶器,徐西临险些要被他刺伤了眼,只得模棱两可地敷衍说:“说不准,看看有没有别的事吧。” 
  窦寻再没有话说了,沉默地站在原地,看着徐西临客客气气地再次道别离开。
  “回头看我一眼行吗?”他心里默默地想,“你回头看我一眼,现在让我爬到楼顶跳下来都行。”
-
  这次意外的重逢,多少让徐西临有些猝不及防。
  在这细雪徐徐的时节里,匆忙回家的人们被堵在路上,而他在人群中...

©齊光
Powered by LOFTER
  1/4